部落格|滑行遇到的故事|緣由與之一

 

「那些緣由」

2018年的中段,發生了很多事情,生活中有了不少的轉變,有大的,也有更大的

整整7、8、9月,自由的時間突然多了起來,除了領養了一隻名叫比康的貓以外,從今年的6月開始,我接觸了長板運動,其實早在兩年前我就買了兩台成人用的滑板車,一般的不是電動的那種,目的就是放在車上當做牽車時的代步工具,還有陪侄子一起玩滑板車。

最有趣的一次就是我跟老婆一起踩著滑板車參加桃園農業博覽會,覺得這項工具真的很有意思,但比較麻煩的是踩滑板車雙手無法空出來進行拍照或是拿著東西(一定要揹後背包),再加上滑板車的續航力其實很差,踩起來蠻累的,雖然上手很快幾乎不需要練習,相對長板而言更靈活安全一些,但總覺得不夠有趣,不夠挑戰。

 

再加上跟許多出社會後突然接觸長板運動的人一樣:受到網紅呱吉的影響。我決定學習長板作為代步與運動的工具。關於長板的玩法有很多種,我選擇的是在台灣相對冷門且一點都不帥氣的LDP=long distance pumping =長距離自力前進,簡單來說有點像是時下小學生都很會的蛇板,不需要蹬腳就能往前推進,運動起來跟慢跑有一點點像,但速度指比散步快一些些XDD

 

在練習LDP的過程中,我不斷找尋適合的自行車道與公園,因此突然間去了很多地方,多了很多自己一個人的時間,有些「感覺」好像慢慢回來了。

於是我開啟了這個連載,名為在滑行遇到的故事,作為一種訓練,無論是身體上的,或是心靈上的。

 

 

「滑行遇到的故事」之一

照片遠方有一位阿伯,他看我緩慢且笨拙的踩著田梗路一路朝著他的方向前進,我身旁的大型機器正在耕地,我必須稍微閃過它才不至於被捲入。阿伯問我手中那塊長板是耕地要用的嗎?我笑了笑回答不是,覺得阿伯很可愛,但也難怪了怎麼會有人拿著長板走在田埂路上呢?

我問了他該怎麼走回正常的路上,他指了指已經被雜草蓋滿,與旁邊水稻顏色略微不同的路說:走這個就會回到馬路上了。由於我很怕一腳踩進軟爛的田裡,且路旁的高低差也讓我很懷疑的跟阿伯再三確認這真的可以走嗎?

「可以啦可以啦,我都走那條路過來的呀」

再三道謝後我聚起精神的踩著蓋滿雜草的田梗路,幾個腳感不對還真的踩進了田裡…

這是今天在龍潭自行車道回程時,因為不熟悉路線又不喜歡原路折返的我所發生的插曲,走到一半有點後悔幹嘛不繼續滑那條好滑但隨時有車會佔滿整條車道的路線,以為只要穿過一大片田地就能回到原本的路線,殊不知田地與自行車道中間竟隔了一條灌溉水路。

 

Menu